「郭鹤年自传」书摘

当他们沉迷玩乐时,我却专注于构思生意大计。我每天工作不少于 12 小时。除了1947 年与碧蓉去香港度蜜月和 1951 年跟母亲一起去欧洲六个月之外,我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我每一天都在工作,包括星期天在内。

上一篇文章提到了「郭鹤年自传」,许多朋友问哪里能买到,在这里一并回答:国内还没出版,去香港才能买到。这本书对华人、华商以及国内历届领导人对评价都很高,并且里面专门用整整一章的篇幅来写中国,想来在国内出版也只是时间问题。

今天分享一些书摘,全手打,请笑纳。

-

我一生坚信,忙碌是一种治疗。人必须工作,工作能将身体和心灵结合起来,一并治疗。一个有工作的人会比别人早起,晚上又因为需要恢复体力而比别人早睡。这样便不会浪费生命。感谢上帝,庆幸我们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愚蠢的电子游戏、没有现在报摊上那些琳琅满目的恶俗杂志,那都只是为了迎合人类低下和庸俗的本质。

小张路过:现在不光有电视电子游戏和杂志,还有微博和朋友圈呢……时间真是一不小心就用没了。

战后三年间,父亲赚了四百万马币。但由于他不善投资,未能加以发展,只懂得干守着那堆钱。

父亲做事没有条理,优柔寡断,缺乏领导能力。他不懂赏罚分明,总是担心晋升一个侄儿会惹恼其他人。而他又缺乏行动力,这加剧了公司内部的不团结。

小张路过:亲爹三年赚来四百万,但在郭鹤年眼里,却是个不善经营也不善投资的角色。我刚参加工作时,有人论证是不是赚到两百万存银行吃利息就可以实现所谓财务自由了……这都是不善投资的表现。

我在创业中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获取银行信贷。我痛恨与任何银行打交道。我努力工作,但不知道怎样向银行表现自己。我的脾气、性格和敏感的特性使我难以向银行卑躬屈膝。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银行家只奉行简单信条:把钱借给不需要借钱的人。常常身无分文时,银行视你如麻风病人,避而远之。这真是世间一大讽刺。我常说:「银行家不是我的朋友。只是在我的朋友当中,碰巧有一些银行家。」

在我创业时,驱使我努力赚钱的首要原动力,就是银行家对我的羞辱。

小张路过:这话已经说得很重了。从菲尔·奈特到郭鹤年,都在和银行的合作中痛苦万分。我确实也没理解为什么银行人都这么牛逼……

当我受骗时,我不会大发雷霆,我只会记在心里。我自己犯错,失足踩入洞中,扭伤脚踝,甚或骨折,那又可怎样!我只能等待伤痛自愈,继续前行。

在商界,我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切都得从头学起。没有人教过我,但我人生中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举动,都是一次学习的过程。如果不是忙于做这些事,我那活跃的大脑和精力充沛的身体也会把我推向其他方面。

我把糖称之为「最廉价的必须奢侈品」。糖也是一种安慰剂。当糖短缺时,价格甚至可以涨至如黄金或钻石般贵重。

小张路过:深入思考之后,郭鹤年迅速切入了糖的生意。实业和期货并举,很快成为「亚洲糖王」。而他的思考过程很有参考价值,不在这里写了。

良好的社交技巧是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它必须发自内心的美善。

要成为成功商人,你每天都得像刷牙一样,擦拭所有感官。我称之为「磨砺商业感官」,这包括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和味觉。

在我的商业生涯中,节奏是一个至为关键的概念。

当晚,我便开始用我的账户替中国在伦敦和纽约市场积累期货。所有交易都在都在晚间进行,从新加坡时间下午五点到午夜在伦敦市场进行交易,然后由晚上十点到大约凌晨三点则做纽约市场的交易。

小张路过:注意这里是老板自己做操盘手。

我记得朝鲜最后发给我们的电报说:「我们承认无法交货,并愿意到仲裁庭解释原因。请你们到平壤来追讨赔偿。」

小张路过: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流氓国家也不是一天炼成的……

-

一个企业家朋友告诉我,他最不喜欢长假。面对漫长假期,不仅生意受影响,他自己也觉得精力过剩无处安放。我深有同感。

本文由 读物叔叔 作者:duwushushu 发表,其版权均为 读物叔叔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读物叔叔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